当前位置:主页 > 天龙论坛 >

61款游戏上半年真实流水曝光:看起来很赚钱单款产品推广费累计超

发布日期:2021-09-15 08:21   来源:未知   阅读:

  上市公司的半年业绩报发布迎来尾声,游戏新知统计了61款游戏的流水、收入和推广营销费等数据情况。

  需要提醒的是,披露流水方并不一定是研发商或发行商,也可能是游戏的IP授权方,如盛天网络;披露的流水也不代表游戏全渠道总流水,比如中青宝联运的《阴阳师》仅代表自身渠道的流水。具体情况需结合「运营模式」来区分。

  根据统计的游戏流水数据,61款游戏中一共有16款半年流水超过1亿元。SLG吸金能力最为出众,占据了9个名额;MMORPG和卡牌游戏则分别占据了5款和2款。

  SLG产品是每个月出海收入榜的常客。就统计到的SLG游戏数据来看,半年流水10亿的有一款,5~10亿的有3款,1~5亿的有5款。

  《王国纪元》以超过23亿的流水成绩一骑绝尘。《王国纪元》的半年流水估算自财报公布的4.8亿港元月均流水,上半年的月流水创下了5年来新高。

  根据第三方平台的数据,《王国纪元》在上半年有将近90%的收入都来源于海外市场,由此估算出海外半年流水能够达到21亿元。SensorTower也曾发布过上半年的出海游戏收入榜,《王国纪元》同比增长119.3%位列第三,基本奠定了上半年SLG出海的天花板。

  神州泰岳的《Age of Z Origins(旭日之城)》和《War and Order(战火与秩序)》分别在上半年获得了8.48亿和6.07亿的流水。

  其中根据第三方平台的数据,《Age of Z Origins》上半年的流水收入绝大部分都来自于海外市场(《旭日之城》在5月上线日基本都在国内iOS畅销榜TOP200以外)。

  《Age of Z Origins》排在上面提及的出海收入榜第17名。结合榜单也可以看到,FunPlus的《守望黎明》虽然从今年开始已经逐渐掉出国内iOS畅销榜TOP100,但在海外市场仍保持月均流水超过1.3亿的水平。

  另外根据SensorTower的报告,《末日喧嚣》的表现比上述两款游戏更好一点,在排除第三方安卓渠道的收入后,《末日喧嚣》的收入大概是1.1个《Age of Z Origins》。估算游戏上半年的流水大概也在8.5~10亿之间。

  根据IP方盛天网络的披露,《三国志2017》上半年流水达到5.12亿,仅从上半年成绩来看已经掉出月均流水亿级俱乐部。

  游戏在2017年上线国内市场,一年后在国内市场表现下滑的同时海外版本也陆续上线年都仍在上升阶段,月均流水峰值曾超过1.2亿。

  预计今年游戏流水还会有一定的下滑,主要是在韩国市场的表现导致。游戏曾经表现上限很高,前一年时间在韩国iOS畅销榜TOP50保持了一年,最近已经在100多名到400多名之间徘徊。

  智明星通《列王的纷争》上半年流水达到3.6亿。作为2014年上线的游戏,今年在中国iOS畅销榜仍在200~300名之间,在海外50多个市场更是保持在TOP100。

  星辉娱乐的《三国群英传:霸王之业》和《霸王之野望》的上半年流水分别有2.3亿和1.7亿。

  其中《三国群英传:霸王之业》在2017年9月由腾讯上线年之后就开始掉出iOS畅销榜TOP100了。

  另一款《霸王之野望》则以战国为题材,在日本市场比较受欢迎,2019年上线后在日本iOS畅销榜的排名稳步上升,目前仍保持在TOP100。

  《部落冲突》仅在昆仑万维的安卓渠道上也有半年1.34亿的流水。游戏在中国iOS畅销榜上甚至不时能排到10多名,作为一款SLG常青树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也不难理解。

  神州泰岳的《Infinite Galaxy》以半年将近1.06亿的流水成绩勉强入榜。游戏是榜单中为数不多上线不满一年的产品,也是榜单中唯一一款太空题材的SLG。游戏表现和《EVE Echoes》类似,都闯入数十个国家iOS畅销榜TOP100,不过持续表现不太如意。

  神州泰岳的SLG也并非每个都是爆款。在榜单以外,2020年下半年推出的《War of Destiny》半年仅有不到3000万的流水、2018年的《Titan Throne》半年流水不过600万,已经步入生命周期后半段。

  在统计数据以外,SLG赛道也早已经是愈发的拥挤。国内市场的《三国志·战略版》《率土之滨》《万国觉醒》依然名列前茅,近期腾讯网易分别新推出《荣耀新三国》和《无尽的拉格朗日》并聚首iOS畅销榜TOP40;在海外市场也出现了星合互娱这样的新军,游戏新知预估8月流水超过了8000万元。

  未来各大厂商也都在SLG上各有布局。腾讯天美工作室有《重返帝国》、北极光工作室也在为国际IP SLG招聘,疑似是《文明》IP的《代号:启航》;IGG曾在电线款新品中有一半都是SLG;祖龙娱乐保持一年一款SLG的节奏,《三国群英传》的SLG预计在2022年上线款SLG,共计研发预算为1.4亿;君海网络都有转型的SLG《蚁族崛起》……

  大小厂商都挤破头想要稳固SLG品类上的优势,不仅是因为SLG能够带来的高流水,还因为SLG的生命周期相当长。

  还是拿上线年的《列王的纷争》来举例,当时游戏靠全球混服和初期重视Google Play的发行策略成为全球火爆的SLG产品,游戏直到上线年都保持在上亿月流水的级别。预计今年全年流水还能保持6亿元左右,作为一款运营7年的产品已经足够优秀。

  单一款产品就给了智明星通足够多的时间投身下一款产品。今年的新品《The Walking Dead: Survivors》目前在8个国家的iOS畅销榜TOP100。相比之下表现也还算可观,但相比《列王的纷争》的火爆开局也是略有不及了。

  MMORPG游戏《仙境传说RO:守护永恒的爱》上线年时间,在上半年流水达到4.13亿。而冰川网络的《远征2》在去年年底发行,步入2021年已经是iOS畅销榜200名开外。流水表现也和前作《远征》接近,分别为1.13亿和1.31亿。

  统计到的卡牌游戏则比较依靠出海表现。掌趣科技收入占比最高的游戏《一拳超人:最强之男》在上半年获得4.33亿的流水,其中海外流水的占比超过了八成。《拳皇98终极之战OL》上半年获得2.65亿的流水,其中海外流水的占比也超过了一半。

  在统计到的数据中,2021年上半年推广费用达到千万级别的占了五分之一,有12款游戏。其中还有三款游戏的推广费用超过1亿元,都是神州泰岳(子公司壳木软件)的SLG游戏。

  推广费用最高的是《Age of Z Origins》。游戏在2019年3月开始在海外推广,至今累计推广费已经超过了10亿元!

  2019、2020年的推广费用分别为2.69亿和5.23亿,今年上半年也有2.6亿元,基本和去年维持同等水平。大幅推广的确换来可观收益,游戏从2020年Q4开始已经连续三个季度达到4亿季流水的水平。

  《War of Order》以1.6亿的推广费紧随其后。游戏从2016年上线至今已经步入成熟运营期,2020年的推广费用2.4亿,全年流水10.3亿。在推广的帮助下2020年迎来了一个小高峰,今年的推广也仍然加大力度。

  掌趣科技旗下的《一拳超人:最强之男》推广费用也高达9781万,另外两款游戏《线万。游戏新知在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线年的推广费用占到了流水的81%,预计是亏损的状态,而今年推广费用占流水的40%也依然在较高水平,看来目前还是处于产品比较缺乏的阶段,对这款游戏仍然有较高的热情。

  血亏的游戏有神州泰岳的新产品《Infinite Galaxy》,1.4亿的推广费用只换来1.05亿的流水,推广费用占流水的比例达到139%。

  2021年Q1时游戏也曾在韩国市场获得不错的下载量,但在变现能力上却不尽人意,如今基本都在韩国iOS畅销榜150名以外。

  冰川网络的放置卡牌《位面战争》也没取得很好的推广收益,推广费用占流水达到96%。游戏于2020年12月在欧美市场上线,本身就处在发力推广的阶段,奈何游戏产品在海外并不吃香,后续估计也比较难收回成本。

  买量游戏依然符合用买量换流水的逻辑。任子行的《青云诀之伏魔》《仙梦奇缘》、掌趣科技的《真红之刃》都是推广费用占流水超过40%的产品。

  一是游戏本身有足够知名度。比如中青宝在《阴阳师》上只花了5000多元的推广费,就换来自己安卓渠道商的4500万流水、还有昆仑万维在《部落冲突》《皇室战争》一共花了5万不到的推广费,也换来了1.6亿的流水,推广/流水的比例都低于0.1%。

  二是游戏本身相对不那么受到重视。比如《Titan Throne》从2020年上半年开始收入占比已经不到公司总收入的1.5%,并且还在持续下滑。但即便推广费用只有2000多元,SLG的用户粘性仍然能为其带来500多万的流水,这样看来已经算是吃草挤奶的典范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游戏新知”(ID:youxixinzhi),作者:鳗鱼,36氪经授权发布。

  本文作者分享了数据流的企业运营框架——SDAF,并通过实际案例分享了企业数据驱动如何实现。